GDPR实施在即,谷歌和Facebook批评声不断
1659
2018-05-07 14:08
文章摘要:距离GDPR生效不到一个月,监管机构、出版商和隐私监管机构对两家互联网巨头谷歌(Google)和Facebook计划实施这些规定的方式却日益感到担忧。

编译:T媒体   卿云

blob.png

大约4000家出版机构给谷歌首席执行官Sundar Pichai写了一封信,批评谷歌在GDPR的做法。

距离欧洲新的隐私法规生效不到一个月,监管机构、出版商和隐私监管机构对两家互联网巨头谷歌(Google)和Facebook计划实施这些规定的方式却日益感到担忧。

批评人士认为,这些公司正在压制对新规定的承诺,并将使欧洲互联网用户境况变差。

在上周一的一篇博客文章中,欧盟最高监管机构警告称,“有人试图对这一体系进行博弈,”,这些做法“至少是对新法规精神的嘲弄,新法规的目的是恢复对网络生活的信任和控制。”

欧洲大陆最高数据保护监管机构欧洲数据保护管理局(European Data Protection Authority)的主管Giovanni Buttarelli表示,企业“要么接受要么放弃”的主张,带有“威胁的暗示”,它“至少违反了新法规的精神”。

Buttarelli称对数据饥渴的在线平台为“数字汗水工厂”,“用‘免费’服务来交换人们的注意力、想法和数据” ,但他没有提到任何具体的公司,指出“Facebook/剑桥分析事件”的教训使我们认识到“旧方法已被打破且不可持续”,他说,欧洲数据保护当局已经成立了一个新的社交媒体组织,将于5月中旬举行首次会议。

欧盟新规正式称为“一般数据保护条例”(GDPR),旨在对猖獗的数据收集进行重置。监管机构有权征收高达营收4%的巨额罚款,这本应该改变经济激励机制,并将部分权力归还给用户。必须在用户知情取得同意的情况下收集数据,实际却没那么乐观。

Buttarelli远不是这些科技巨头的唯一批评者。上周一,代表大约4000家出版商和媒体公司的四个行业团体,包括彭博(Bloomberg)、卫报(Guardian)、赫斯特(Hearst)和康德·纳斯特(连线母公司Conde Nast),给谷歌CEO Sundar Pichai写了一封措辞严厉的信,谴责谷歌在3月底宣布的与GDPR相关的变化。

该团体表示,谷歌坚持要求出版商同意从访问媒体网站的用户那里收集、分享和处理数据,这让他们感到不安。谷歌希望访问这些数据,但不会公开如何使用这些数据,这增加了出版商的责任。不过如果媒体公司不喜欢谷歌的提议,它们就会被处于公司主导地位的广告网络拒之门外。

出版商写道:“你的建议在许多层面上都严重不足,似乎更注重保护你现有的商业模式,破坏了GDPR的基本宗旨和出版商遵守法律条文和法律精神的努力。”

谷歌的一位发言人告诉连线,“我们并不是要求出版商得到我们用户的许可。我们要求他们获得他们用户的许可,允许在他们的网站上使用adtech,adtech可能是我们的广告产品,也可能是其他家的。”

非营利机构Privacy International的数据项目负责人Frederike Kaltheuner表示,由于巨头的规模,Facebook和Google“在新规上有特殊的责任,特别是在询问用户许可时的责任”。但是他们的市场主导地位扭曲了许可的观念。“所以问题是:在用户通常很少有或根本没有其他选择的情况下,许可的自由意味着什么?”Kaltheuner问道。

Kaltheuner表示,Facebook和Google的计划看起来并不是“对用户隐私的真正承诺”。她表示Facebook已经因涉嫌违反现有较弱的数据保护标准而涉及多起案件,其中包括对WhatsApp的误导性信息的罚款,柏林的一地区法院裁决认为,Facebook的默认隐私设置违反了德国消费者法,2月份法院命令Facebook停止追踪没有Facebook帐户的用户。Kaltheuner说,“一半的心思放在政策改变上不会被监管机构清洗掉。”

4月早些时候,为了减轻法律负担,Facebook改变了服务条款,将门户网站中的亚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用户转移到门洛帕克市Facebook公司,而不是Facebook爱尔兰,在门洛帕克他们可能已经能在GDPR下享有保护。

Facebook副总裁全球隐私官Stephen Deadman在向连线发表有关这一变化的声明中表示:“GDPR和欧盟消费者法律的条款和数据政策为我们在欧盟用户保护方面制定了具体规则。我们清楚地知道,无论他们居住在哪里,我们都会向使用Facebook的所有人提供相同的隐私保护、控制和设置。这些更新不会改变这一点。“

牛津互联网研究所的研究员Sandra Wachter说,“很多人对Facebook的举动感到非常非常失望”,特别是在剑桥分析公司事件之后。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早些时候告诉路透社,他希望将GDPR“在精神上”扩展到全球的Facebook用户,在行动上呢,“两周后,他基本上剥夺了个人权利,”Wachter说。她认为最后一刻的变化令人惊讶,公司有两年的时间来遵守新规定。

Wachter说“全世界的人都希望或者仍然希望欧洲人能够找到一种新的方法”来保护消费者,包括更高的保护和强制可执行性的标准。

虽然对新法规的解释仍有争议有待商榷,或许只能在法庭上得到解决,但似乎隐私倡导者并不认为Google和Facebook能触及法律精神。

Buttrarelli回应了这种情绪。他写道,用户和监管机构期望GDPR能够做到“文化的改变”。 “杰出的律师总是能够巧妙地提供论据来证明几乎任何做法都是正确的。但关于个人数据处理,我们需要改变这一定式。“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