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历2017地狱年的硅谷将何去何从?
1679
2017-11-02 18:54
文章摘要:硅谷如果继续放任不管,曾经的辉煌将不再,它为自己预设的英雄形象也会成为泡影。

编译:T客汇   卿云

12.jpg

我们常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对于城区来说又何尝不是呢。硅谷这座以斯坦福大学为中心的科技之城,每天都在创造神话,它令人向往令人着迷。然而2017年硅谷如坠地狱,苦不堪言。这能怪谁呢?自作自受罢了。

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后,美国经济有几度消沉。它让世人明白疯狂背后的繁荣竟不过是昙花一现,如今又是何其的相似。

不,我们的所作所为更像是一种叩问,重新审视技术在我们生活中扮演的角色,重新审视硅谷,是什么创造了硅谷,硅谷又将走向何方。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身处美国之外,或许我看得更明。技术至上的主旋律让硅谷在2017年负面缠身。

这样的负面不仅PR头痛,政府也受到影响。人们开始呼吁政府不能再放任硅谷产业如此发展,希望让改革创新驱动经济增长繁荣。

硅谷这样的发展模式,其不当之处一言难尽,我们从最根本的网络安全说起。毋庸置疑,云计算的发展带来了低成本和便利。每个人的在线数据成为各国官方和各犯罪组织争相抢夺的矿藏,数据太有价值了。而以连接一切为使命的各种系统却未能保住我们的隐私。

今年,网络安全事件成为我们挥之不去的梦魇。Equifax有1.43亿用户账号受损,雅虎受影响的邮箱账号数量从10亿突增到30亿。致命的计算机病毒泛滥,电子前沿基金会呼吁对与网络安全相关的法律进行改革。

另一个是硅谷男权文化横行,性别主义泛滥,接连爆出性骚扰丑闻。从Uber的CEO Travis Kalanick到500 Startups的CEO Dave McClure,再到最近科技传播者Robert Scoble,今年硅谷的性骚扰丑闻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我相信黑暗总会被阳光照到,我们看到的却是频繁爆出的性丑闻和经济技术从业者中女性和少数族裔人数持续下降,黑暗与腐败依然存在。

硅谷这几十年来悬而未决的内部问题,反映了许多大公司没有深思其对政治腐败和错误信息传播的影响,有很多像是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自去年特朗普选举以来,我们更详实地领略到像Twitter、YouTube和Facebook这样的平台如何被加以利用。这只是这些平台为“假消息”、仇恨种族主义言论、暴力恐怖主义内容以及一般拖钓、骚扰和虐待传播的冰山一角。

凯文·罗斯(Kevin Roose)日前在 “纽约时报”中指出,Facebook的内容鱼龙混杂,存在错误信息,推动了缅甸少数民族地区的罗兴亚穆斯林的种族清洗。

 “Facebook上流传的错误信息和反罗兴亚言论一度作为该国的主要新闻源,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罗兴亚的暴力活动的发展。这些照片和毫无根据的谣言在Facebook上已经流行起来,其中包括官方政府和军事账号所共享的许多照片。” 罗斯写道,“缅甸的信息战揭示了Facebook日益增长的问题。该公司让世界得以连接,人们在这个可以即时通信的平台上沟通和分享,而Facebook对平台上内容很大程度上放任不管。”

每个社交媒体公司都公布了解决这些问题的举措,然而这些公司的做法有点隔靴搔痒的感觉,他们这么做只是为了打击公众的反弹。但是裹着言论自由外衣的这些平台,恐怕无法“独善其身”。哥伦比亚法学院教授蒂姆·吴最近在“纽约时报”一篇文中呼吁对这些平台进行严格的审查:“言论自由不能将骚扰与威胁作为合规言论,不能将国外宣传视作合法辩论,也不能说明社交媒体机器人应该享有宪法保护。追求真知是辩论,如果辩论本身存在腐败就要另当别论。我们的社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我们要对公共领域提供更强有力的保护。”

这些问题让美国开始呼吁要披露在这些平台上发布的政治广告。本周,几家社交媒体公司将在国会作证,说明俄罗斯去年在美国总统选举中所扮演的角色。但这些公司通过游说应对外界要求改革的声音,并宣称他们会对平台进行管控。本周瑞士世界经济论坛的一份报告警告说,如果这些公司未能兑现承诺,就要准备好迎接新一轮的政府监管。

然而,这些林林总总的问题和日益泛滥的恐惧总是围绕着这五大美国科技公司:亚马逊、苹果、Facebook,Alphabet /谷歌和微软。令人担忧的是,这五家巨头仿佛故步自封,不鼓励创新。专栏作家Jon Evans在TechCrunch的一篇文中,甚至怀疑我们是否已经到了“创业终结时代”。

 “我们现在生活在马太效应愈加明显的新世界,” Evans写到。 “钟摆已经开始回荡,未来十年属于大企业和其高管,而不是创业公司和创业者。今天的毕业生更有可能为马克·扎克伯格工作,而不是跟随他的脚步去创业。“

周末,John Naughton在卫报中呼吁“让21世纪的马丁·路德挑战科技教会”。

Naughton写道:

一种新的力量正在世界蔓延。它无时不在,无处不在。它知道我们的一切——我们的运动、我们的想法、我们的愿望、我们的恐惧、我们的秘密、我们的朋友、我们的财务状况,甚至知道我们晚上是否安眠。它让我们不再对另一个人耳语。它塑造我们的政治,勾引我们的欲望,撩拨我们的味蕾,增加我们的道德恐慌,让我们欢愉(因此被动)。我们至少每天与它接触150次之多,每一次接触,都为它带来了财富。我们对它崇拜,因为我们无法自拔。

欧洲在处理这些问题方面更加积极一些,比如加强对隐私保护、调查公司逃税行为,甚至要对Google这样的公司进行反垄断调查。美国科技公司并不这么认为,他们声称这种举措是“反创新”,并以其在欧洲创造的工作以及对欧洲经济的积极影响来证明自己。

但是欧洲对美国公司的这些观点并不买账,而美国的质疑似乎已姗姗来迟。当这些公司鼓吹人工智能、自动驾驶汽车和无人机这些新技术的好处时,很多人表示怀疑。一些科技公司的所作所为正在透支公众对技术的信心,技术进步本质上是一种好的力量,他们正重新思考创新自由与保护之间的权衡。

无论当下还是长远发展,这对硅谷来说都不是好消息。该地区需要深思价值观和其优先事宜,这是硅谷应承担的责任。但我不相信它能够表现出足够的成熟度和自我意识。

硅谷如果继续放任不管,曾经的辉煌将不再,它为自己预设的英雄形象也会成为泡影。硅谷,你将往何方?

 本文作者:CHRIS O'BRIEN


版权声明:

凡本网内容请注明来源:T媒体(http://www.cniteyes.com)”的所有原创作品,版权均属于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所有,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本网书面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按双方协议注明作品来源。违反上述声明者,易信视界(北京)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评论